• 当前位置 :首页>文史资料
  • 贡宝拉格草原的教育功臣、一代名师——宝音达莱同志
    发布日期:2015-03-06 来源:太旗政协办公室

    贡宝拉格草原的教育功臣、一代名师

    ——宝音达莱同志

     

    宝音达莱同志1925年生于太仆寺左翼镶黄旗(今贡宝拉格苏木)东达乌苏嘎查的牧民阿日本吉雅和丽格吉玛家,是家里的次子。

    宝音达莱同志的少年时代和其他牧民孩子没什么两样,是放着牛羊,唱着草原歌曲长大的,十几岁开始在太仆寺左翼牧民党校(贡查布党校)学习。1940年被录取西苏旗德王府——温都尔庙少年军官学校,在那里学习蒙语文、汉语文和日文,学校里主修军事专业。这所学校是比较综合性的学校,有蒙语老师、汉语老师和日语老师。40年代初德王本人亲自在此校指导学校工作。锡林郭勒盟青年学校也建立此地——温都尔庙,关于这方面的内容写在《德木楚格·东日巴》一书中。

    19458月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战争以战败而告终,德王在抗日战争时与日本侵略军合作在察哈尔、绥远两省境内建立的政权蒙联合自治政府也日渐衰弱,为迎接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前苏联支援军,在苏尼特左旗德王府学习的蒙古族少年军官学校的一群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用牛马车拉上行李和日用品向张家口出发。

    《雅尔培协定》决定欧洲战争结束以后三个月内苏联对日宣战的原因,苏联军队和蒙古人民共和国军队向中国出兵支援中国的抗日战争。

    蒙古族少年军官学校的学生们从温都尔庙出发走了50里地时听到蒙古人民共和国军队和苏联军队已经占领了张家口的消息以后,宝音达莱、拉希诺日布等高年级的学生立刻把那一位日本老师杀了。杀日本老师的原因是战争,也是因为仇恨而造成的事情。其实用文化和知识的角度看日本老师是没有罪的,但是以日本人发动的侵略战争看,正义还在蒙古族学生们的这一边。

    他们杀了日本老师以后迎接蒙古人民共和军队和苏联军队,而苏联军队和蒙古车军队把这些内蒙古的少年军人送到温都尔庙,这时宝音达莱和拉希诺日布等人悄悄地离开营地骑着马回到了故乡。

    1946年宝音达莱同志和东达崩浑艾拉嘎查的旺亲姑娘结婚成家。1948年他自愿参加革命。在太仆寺左翼旗保安团当一名战士。1949年时太左旗人民政府已经成立。解放以后的第一所蒙古族党校在原贡查布党校(原太左旗国民学校)的基础上成立的。旗委,人民政府把宝英达莱同志派到该任教。当时的校长是从正镶白旗调来的道尔吉那木吉乐同志,加上宝音达莱和孟克敖其尔共三位老师。次年因为学生的增加,党校搬迁到马拉盖庙一年,后来又搬以炮台营子。到炮台营子的时候道尔吉那木吉乐校长已经调回自己的故乡正镶白旗,校长职务由宝音达莱同志担任。到1954年时在本校的基础上建立了“太左旗完全小学”,宝音达莱同志仍然是新校的校长。

    宝音达莱老师一个人完全代理学校的工作,尤其是教务工作方面工作特别突出,用自己的汗水和智慧赢得了广大师生的尊敬和爱戴。他知识丰富,作风端正,态度良好,在教学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把自己的青春和热情都献给了自己的民族教育事业。他的一生是探索文明之路和寻求教育之光的一生。

    在贡宝拉格草原,一说宝老师,没有一个人不佩服他,赞美他。他多次获得过自治区和盟级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工作者的称号。

    文化大革命时他遭到反革命集团的政治陷害和人身摧残,并受到“国民党分子”、“内人党”等错误的批判,开大会批斗他,开小会批评他,免他的职,让他回家放牧。

    回家的几年他在东达乌苏嘎查放了几年牛,但是宝老师放牛也是个好牛倌。做 做什么工作也是一如既往地忠诚和热忱,忠贞不屈地和文化大革命作斗争。

    1972年,落实政策以后,党和政府恢复宝音达莱同志的名誉,派他任贡宝拉格学区的学区长,后来担任贡宝拉格中小学(原炮台营小学)的校长职务。

    当普通老师也好,当校长也好,宝音达莱同志始终坚持自己上课,亲自任教,他精通多种专业,担任数学、美术、自然等课程,也精通蒙语文、音乐、手工等课,他是有名的蓄备综合性知识的老师。70年代初他亲自买回来蒙古象棋,让学校的孩子们学习蒙古象棋,推广蒙古象棋中的智慧,从这一点上看宝音达莱老师是富有民族感情和远见卓识的教育工作者。

    1975年为了划分贡宝拉格地区的分界线,他出了不少的心血,他算的贡宝拉地图的对比率现在还沿用,在家乡,宝音达莱同志多年来担任贡宝拉格那达幕大会赛马和象棋比赛的总裁判,是一名靠得住、信得来的朋友。

    宝音达莱同志是一名名副其实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贡宝拉格草原的教育功臣。

    1981年宝音达莱同志被选为太仆寺旗政协副主席,是第一届、第二届常务委员。他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是一生为党的事业而奋斗。他是我们党可以依赖的朋友,和共产党荣辱与共,肝胆相照的人。

    宝音达莱老师编写了《蒙古奶食品》,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他还参加《太仆寺左翼简史》的编写工作。他不仅是优秀的教育工作者,还是贡宝拉格草原的文化功臣、一代名师。

     

     

     




    相关附件: